打通古文书 开拓新领域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10

  孙继民是著名的中国古代史研究专家,其研究涉及隋唐史、敦煌吐鲁番文献、黑水城文献、古籍公文纸背文献、石刻文献、太行山文书以及战国秦汉时期的赵文化、地方史等诸多领域,在中国古文书研究方面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就。他以古文书为中心,在敦煌吐鲁番文书研究领域取得重要突破之后,又将其整理研究方法创造性地运用于其他古文书研究领域,在学界影响较大。

  关键词:孙继民;中国古代文书研究;敦煌吐鲁番学;黑水城文献;公文纸背文献

  其次,将黑水城文献研究命名为“黑城学”。随着黑水城文献研究的持续推进,自然涉及这批文献的学科定位及研究的未来发展问题。因为这批文献以西夏文为主,所以催生了一门以“西夏”王朝名称命名的学问“西夏学”,以至于长期以来学界往往以“西夏学”代指黑水城文献研究,“西夏学”成为一门围绕黑水城文献研究而形成的专门之学。但“西夏学”应该是围绕西夏文献和西夏王朝研究而形成的专门学问,而黑水城文献除西夏文献外,还涉及辽、宋、金、伪齐、元(包括北元),甚至唐代和清代文献。文献所用文字也并非全为西夏文,还有汉文、蒙古文、藏文、回鹘文等多种文字。其中汉文文献中最多的则是元代文献,达4000多件。“西夏学”这一命名使得“西夏学”外的学者很少进入黑水城文献研究领域,导致这一领域缺乏多学科、多领域研究者的广泛参与。孙继民认识到了这一命名对黑水城文献研究的制约性,因此,他综合“敦煌学”等以文献出土地为命名方式的传统方法,提出了一个更为贴切的名称“黑城学”。这有助于吸引更多领域的研究者参与到对黑水城文献的研究中。

  黑水城文献中有一种西夏文文献《文海宝韵》,是利用《宋西北边境军政文书》的背面印制的,《宋西北边境军政文书》因此得以保存。孙继民在研究这批文书的过程中,开始逐渐关注到与此相似的文献,即公文纸背文献,亦可称为公文纸本文献。

  公文纸背文献,包括公文纸印本及抄本文献,又称公牍纸本、官册子纸本、文牍纸本等,是指宋元明清以来利用官府废弃档案或私人书启等的纸背印刷的古籍。宋元明清时期的纸背公文,依赖印刷书籍而留存下来。早在清代就有钱曾、黄丕烈、李慈铭等版本、目录学家开始关注这一类型的文献,其中清末民初的叶德辉在《书林清话》一书中,还曾专列《宋元明印书用公牍纸背及各项旧纸》一节对其作了说明。但由于种种原因,自近代以来虽然有人对这类文献加以介绍,而真正研究这类文献的却寥寥无几。孙继民意识到这类文献当中纸背内容的学术意义,于是从多个方面对此展开了研究。

  首先,他呼吁学界重视对这类文献纸背内容的研究工作。他先后发表《公文纸本:传世文献最后一座待开发的富矿》《近代以来公文纸本古籍的流传和存佚——兼议公文纸本原始文献与次生文献的价值比较》等文章,指出纸背文献的重要价值、意义,以及此类文献保存堪忧的现状,引起了学术界、图书馆界的广泛关注。

  其次,他运用敦煌吐鲁番文书的整理研究规范来研究纸背文献,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他率先对已出版的宋代《王文公文集》的纸背文献《宋人佚简》进行了研究,出版了《南宋舒州公牍佚简整理与研究》一书,并发表了《〈宋人佚简·在城酒务酒帐〉的错简及其复原》等论文若干篇。另外,他还对上海图书馆藏明代古籍公文纸背文献进行了全面整理和研究。

  最后,他提出建设“古籍公文纸背文献学”的建议。随着公文纸背文献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相关文献被发掘出来。为推动这一新兴研究领域的发展,孙继民提出建设“古籍公文纸背文献学”的建议。他指出,这类文献的内涵应包括“古籍、公文纸、纸背和文献”四个要素,而其外延则涉及“内文纸背文献、封皮裱纸文献、拓本裱纸文献和内文衬纸文献”四种类型。“古籍公文纸背文献学”名称的提出,以及对这类文献内涵和外延的界定,解决了这一研究领域的资料来源、形态、特征、内容、性质等基本问题,为其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此外,他还提出了“太行山文书”的概念,也颇为学界赞同。

  孙继民从敦煌吐鲁番文书研究入手,逐步将古文书研究的方法,创造性地运用于黑水城文献、古籍公文纸背文献、太行山文书等诸多领域,促进了中国古文书和古代史研究的发展,也为敦煌文献以外的其他古文献的研究提供了借鉴。特区总站同步开奖结果